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游戏资讯 > 正文

【联盟故事】 苏宁少年们的追梦赤子心

游戏资讯 发布:2020-10-11 36


每个人都有百里挑一的性格、与众不同的品貌,众多的独一无二构成世界的芸芸众生。

当月亮替下太阳,夜色笼向大地,我即将要进入梦乡,临睡前眼前闪过一刹那关于梦想的展望,不管它是否现实,是否会付诸行动,却已陪伴我已久,成了必做的功课。

这时候,芸芸众生显得那么类似,都在心底里的绿洲中汲取着养分。

那些我们无法去实现、去触碰的梦想,只能在睡前相见了。少部分去追梦的人,与它们日夜厮守,梦想成了信仰,追梦的路叫做坚持,路的起点是勇敢的心。

这是一个关于信仰和坚持的故事。

梦的开始:天赋和热爱

故事的开始是在高中,白净的侧脸映衬着湛蓝的天空,柳树上鸟叫蝉鸣,身上的校服一尘不染。同一片天空下,是对未来已经萌生想法且内心缜密的此间少年。

小城南的海岸边,常有少年来看海的身影,父母分开后,唐焕烽(Huanfeng)拿着每月三四百块的生活费,在一间小屋里,一个人从12岁长大。特殊的成长环境使得他比同龄人的成熟来的更早一些,升入高中后,开始住宿生活的他几次找到老师谈心,询问去打职业是不是一条可走的路。

另一所高中里,陈泽彬(Bin)也过着同样的住宿生活,因为父母没有让他带手机,宿舍熄灯后,他就向同学借手机看英雄联盟的视频或者直播。老师了解后,把他的父母叫到学校里来,建议他晚自习可以回家,做些自己的感兴趣的事。

而早在初中就打上电一电二双王者的向涛(Angel),在那个暑假现场看到了GodV和Easyhoon的对决,高一时就有了去打职业一展拳脚的抱负。一边是俱乐部试训的邀约,一边是和妈妈在要不要去打职业的问题上冷战对峙。

同一片天空下,他们的故事交错在一起,指向心里向往的方向。

梦的启程:叛逆和家庭

初春的风还带着一些冷冽,但那个少年心底执拗的东西,却烫如烙铁,我们习惯把那些称作叛逆,那些相信自己能与全世界为敌的力量。

也在那个时候,我们第一次觉得自己爱憎分明,认识了自己的梦想,有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。

因为唐焕烽要转学,父亲在校门口有些卑微的和学校领导交涉,他见不得父亲低头,一个人坐车回了家。在要不要继续读书的问题上,在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,他坐上了离家远走的客车,他不知道终点在哪,就像是他对自己打职业的规划,还没有一张草图。

另一条故事线里,陈泽彬显得有些幸运。父母同意了老师的建议,还买了台配置更高的新主机,他在那段时间疯狂的上分,开始触摸到职业电竞的大门。

陈泽彬的父母只把游戏看作是他的爱好,当SN的邀约传来,他们差点以为是传销。可试训的消息对陈泽彬来说,就像是天降的喜讯。在他的坚持下,父母和他一起去到了电竞基地。

从南宁到东阳有多远的距离?是从西南到东海可以去丈量的横跨几千公里。那青春期的思维和母亲的保守的距离呢?仅仅是两扇近在咫尺却怎么也打不开的房门。

向涛想清楚了继续冷战下去,对自己打职业的想法没有丝毫的帮助,他开始给母亲科普一些电竞的知识。同时,冷战煎熬下的母亲决定成全他的想法。

于是,她们踏上了那辆通往东阳的列车。妈妈眼里,东阳的房子很多,却大多都关着灯,街上的车和人都很少。即将要送别抚养多年的孩子,触景生情,她眼里装满了泪水。可是眼睛余光里的向涛,是发自内心的兴奋。她努力地把眼泪换成微笑,和儿子一起去梦想的地方。

同一片天空下的少年们,都打开了通往电竞王国的大门。家庭环境的迥异让唐焕烽和向涛的旅程多了些坎坷,还好的是,那个叫做叛逆的东西支撑了他们内心最深处的想法。

当用他们的角度去解释叛逆时,叛逆是觉得父母的要求对,但又不觉得自己有错,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。当我们十年或者二十年后,再回过头看自己被纠正的叛逆,是不是后悔没能像他们一样坚持。

梦的残忍:无人理解

若不是这份叛逆,哪里有这刮起青春风暴的SN3C。

若是把这这份叛逆再放大一点,就是与世界为敌的勇气,就是那心底的信仰散发出的光芒。

2012年,英雄联盟正式开启越南服。次年,只有15岁的Sofm,在官方组织的表演赛上大放异彩,和队友一起3比0击败了曾参加过S2的越南队伍西贡小丑,从此名声大噪。

但直到16年,他才满足上场年龄,开始在赛场上宣泄自己的天赋。再之后,他来到LPL,征服了越来越多的观众。

当所有的打野还在规划自己野区的时候,Sofm已经开始规划全部的野区。时至今日,我们在工具的帮助下,也只能记住双Buff的刷新cd,但从那时起,Sofm就已经记住了全部野怪的刷新时间,无数LPL在形容Sofm时,将他比做噩梦,称自己从没见过自己的F6。

与世界为敌的叛逆,就是他在用和所有人都不同的方式打野,在一直坚持自己的游戏理解,哪怕是直到S10,他才第一次打进世界赛,第一次触摸到梦想的温度。

漫长的四年中,Sofm独特的打法像一把双刃剑,经常性地出现上限和下限差距明显,出现莫名其妙的失误,这使他被调侃为“首富”,更被人认为江郎才尽,昙花一现。

不如意者常八九,可与人言无二三。

很多时候,我们心底最重要的坚持,只是别人眼里奇奇怪怪的行为。所有才有人说:梦想注定是孤独的旅程。

梦的突破:九年坚持

当四个叛逆的人遇在一起,所有的坚持开始有了意义。这一味味“猛烈”的中药,还需要一味药引子把他们调和在一起,这个人是胡硕杰(SwordArt)。

和三位年轻人热血追梦的故事相反的是,胡硕杰砥砺前行的8年。在英雄联盟世界赛第一次被人熟知的13年,无数观众第一次认识了Faker、Uzi这些传奇选手。从那时起,胡硕杰就已经是世界赛的一员。

以后的许多年里,世界赛的舞台常有英雄出现,名场面诞生,闪电狼的名字却一直是个陪跑者,一直像个冠军王座下的看客。

这支来自台中的队伍,缔造过无数的名场面,却从没有突破淘汰赛的枷锁。Kramer、Karsa、Hanabi、Maple、Betty,以及太多的选手在星河灿烂的历史中,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他们距离梦想有多远,没有人说的清楚,因为每一年都像是全新的一年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闪电狼的衰败,从Karsa转会RNG开始。那之后,同样执拗的胡硕杰选择再坚守闪电狼一年,2018年世界赛,闪电狼最后一次打进世界赛,在公认最弱的小组被拖入加赛的他们,败给了G2。

这一战后,胡硕杰抬头望着场馆的灯光,转身看了看正断断续续离场的观众,长舒口气,最后一个离开。

2019年胡硕杰加盟SN,成为SN重建的基石。

7年的闪电狼生涯,正好写满整整一卷队史,世界赛场馆耀眼的灯光,每一年都是这么明亮,每一年却都没能照进他的梦想,照进他的心里。

和Sofm一样,他要去找能载得动他梦想的船了。职业生涯的第九年,胡硕杰终于又一次打进了世界赛,这感觉他无比熟悉,却从没像今年一样士气如虹。不知道他还能再坚持多久,但能离开比赛七年的闪电狼,来到陌生的赛区,这便是常人少有的勇气,梦想带来的勇气。

美梦成真

清晨的光叫醒了沉睡的人,闹钟的吵闹下,我们被迫睁开疲倦的双眼,昨晚睡前闪过的那一丝关于梦想奇怪的想法,消失的已不见踪影。

夜色又一次涌来,十二个小时后,又是黎明。奇怪的想法来来走走,和这周而复始的生活相得益彰。

某一刹那,我曾后悔没坚持那份年少的叛逆。

上海的某个训练基地里,唐焕烽和向涛正在不舍昼夜的训练,Sofm和胡硕杰正在给年轻人分享自己多年积累的比赛经验。几局训练赛过后,他们像不舍得训练一般回到房间休息,关灯前的一刻,他们眼前散过那些年的场景,想着自己一定要登上职业赛场的美梦,嘴角不自觉开始上扬……

2020年10月8日,SN连胜两场G2,拿到小组头名,为LPL打赢了入围淘汰赛的第一仗。Huanfeng神箭加持下,Angel飞天登场,Bin的地火渡劫主宰比赛,SwordArt打开神奇旅程,Sofm终极爆弹一锤定音。

坚持的人终于走到了他们梦里的殿堂,年轻无畏,敢为人先。努力和天赋支撑他们走到现在,可那份心底的叛逆,早已是他们最宝贵的财富。

电视机前,目不转睛的爸爸妈妈们早已激动地泣不成声。


标签: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分享到